我住院20天哥嫂打了幾次電話,誰都沒有來看她一眼,讓她心寒,出院後嫂子卻來了,我這才看透人性

2024-04-09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我住院20天哥嫂打了幾次電話,誰都沒有來看她一眼,讓她心寒,出院後嫂子卻來了,我這才看透人性

導語:

當兄弟姊妹成家立業以後,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不管誰遇到難處的時候,多數人的選擇是出手相助,畢竟血濃於水,當我們得到親人的幫助時,要懂得感恩和回報。但是,也有的人習慣了別人的付出,他們心安理得地享受別人的幫助,這樣難免會讓人心寒。

多年以來,張麗麗無數次幫助哥哥家,當時哥哥和嫂子都很感激,對她有說有笑,彰顯兄妹情深,可是,前些日子張麗麗生了一場大病,住院整整20天,哥哥和嫂子只打來了幾次電話,誰都沒有來看她一眼,讓她心寒,看盡人情涼薄。張麗麗出院後在家休養時,嫂子來了,她終於看清了人性。

來自張麗麗的自述:

我叫張麗麗,今年48歲,我是縣城的一名小學老師。

我的娘家住在鄉下,我還有一個哥哥,哥哥家離父母家住得很近,中間只隔著兩家鄰居。

哥哥比我大兩歲,他初中畢業之後沒有考上中專,也沒有考上高中。

當時父母對哥哥寄予了厚望,平時家裡有好吃的好穿的,都先聚著哥哥。

我記得小的時候家裡特別困難,我家養了五隻老母雞,母雞下了蛋後,母親就把雞蛋小心地收起來,放在櫥子頂上的一個筐子裡。

哥哥比我大,可是他的待遇卻比我強多了,每當母親攆著我去大門口玩的,他就趕緊給哥哥煎一個雞蛋,卷進煎餅里,讓哥哥躲在我家的東屋裡吃。

在那個遙遠、貧窮的年代裡,小孩嘴饞,我的鼻子很尖,當我聞到煎雞蛋的香味時,就特別想吃一口雞蛋卷煎餅。

趁著母親不防備,有時哥哥會從東屋的小窗戶里把煎餅遞出來,讓我咬一小口,有一次我把哥哥的手都咬痛了。

在我的記憶中,我幾乎沒有穿過新衣服,我穿的衣服都是哥哥穿小了替下來的。

哥哥的衣服都是藍色的,或者白色的,我將就著穿。

父母雖然對哥哥萬般寵愛,但是哥哥勉強讀到初中,就讀不下去了,他很少有考及格的時候。

而我在學習上比較有天賦,我語文數學經常考雙百,當時我的老師是村裡的一個民辦教師,他見到我父母的時候總會誇我學習好,讓我父母好好供我讀書,

可是父母不以為然,他們總是覺得女孩子早晚要嫁人的,讀那麼多書幹嘛?

我就憋著一股勁,好好學習,初中快要畢業的時候,母親告訴我,她已經給我打聽好了,畢業後就跟著我們村裡的一個鄰居去南方的製衣廠打工,一個月能掙二百塊錢呢。

我是1991年參加的中考,那時候,是先出成績再決定報考哪所學校。

聽同學說,那天下午張榜了,成績已經貼在教育局的公示欄里。

我家離縣城二十來里路,下午兩點多是特別熱的時候,我頂著烈日,騎著家裡那輛彎把破自行車,路上還掉了兩次鏈子,我按上鏈子後兩手都是黑乎乎的油泥,可是我顧不了這些。

當我氣喘吁吁地到了教育局的時候,公示欄前圍了好多人,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名字,看到分數的那一刻,我的心狂跳著,我不但考上了中專,還超過了分數線49分!

我成績在全校前三名,在全縣的名次也很靠前,當別的同學都在選擇到底讀哪裡的中專學校時,我卻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師範。

我決定報考師範學校,當老師一直是我的夢想,我特別喜歡這份職業,再就是讀師範三年可以免費吃住,幾乎不用花家裡的錢。

那時候,考上師範就意味著成了脫產幹部,收到錄取通知書後,我父母都很高興,覺得我為家裡爭光了,他們再也不說女孩子讀書沒有用處了。

我師範畢業以後,分配進了縣城的一所小學上班,當了一名語文老師。

參加工作以後,我掙了工資,多數都交給了家裡,在我的幫襯下,家裡的的情況漸漸好多了。

這些年,為娘家出力出錢,我從來不眨眼。

我的丈夫憨厚老實,婆家的經濟條件比較好,公公婆婆都是體制內退休的,每當我幫娘家的時候,丈夫從來不反對。

侄子讀高中的時候,就來縣城讀書了,我經常隔三差五去給侄子送飯。

我和丈夫很節儉,牛肉和羊肉那些貴的食品很少捨得吃,可是給侄子送飯的時候,我就燉上一鍋牛肉或者羊肉給孩子送去。

每次見到侄子的時候,我還會給他一百二百的零花錢。

回娘家的時候,母親經常對我說:「閨女呀,你侄子可是娘家人,你得好好照顧他呀,你哥哥和嫂子在家種地不容易,就得指望你這個當姑姑的。」

其實我不只是對侄子照顧得周周到到的,我對哥哥嫂子家也很好,這些年補貼不少了。

每到換季的時候,我就會給哥哥和嫂子買衣服,他們在農村,不捨得花錢,我經常給他們買水果,買魚,買肉。

每當我給哥哥家送東西的時候,他們非常高興,嫂子說話很好聽,總是一口一個妹妹叫著,說沾我的光了。

父親母親平時的生活費用都是我們出的,老人有個頭疼腦熱的也找我,這些年我們家裡根本沒有攢下多少錢。

這兩年我兒子讀大學了,花錢多了,有時候工資卡上到月頭經常還剩幾塊錢。

今年春天的時候,我就覺得身體不對勁,一直渾身無力,不舒服,肚子時常疼痛。

我一直堅持著,覺得自己年齡還不太大,應該沒什麼大問題。

那天肚子特別難受,丈夫就帶我趕緊去了醫院做了檢查。

醫生說我腸道里長了一個東西,但是還不知道是好是壞。

我們非常緊張,我都嚇哭了,我上有老下有小,可不能有大毛病啊,我們趕緊辦了住院手續。

還好,做完手術之後,醫生說腸子裡長的那個東西是良性的,不要緊,以後定期檢查就行了。

由於我身體虛弱,整整住院20天。這20天裡,娘家人誰都沒有來看我。

在我住院第八天的時候,嫂子打來了一個電話,她說:「妹妹,你怎麼上個周末沒回來呀?以前你可每個周末都回來。我們這段時間在家裡收麥子忙,我們還盼著你給我們買點好東西送回來呢,你哥哥昨天還說冰箱都空了,也不見妹妹回來。」

我一聽哭笑不得,我對嫂子說生病住院了,怎麼回去?

嫂子問了下我的情況,她剛開始也很緊張,知道我沒有大礙後,讓我好好治病,就掛了電話,我以為嫂子和哥哥應該很快會來醫院看望我的。

有一年,嫂子也做了一個手術,我去看她的時候,哥哥說住院費不夠,讓我先給墊上,我一下子就給交上了5000塊錢,這些錢到現在也沒有還給我,我也不打算要了。

如今我在生病,我覺得娘家人肯定會來噓寒問暖的,哪怕他們不給錢來看看我就行了。

可是讓我失望的是,我天天盯著病房的門口,也沒看到娘家人的身影。

當時我還在安慰自己,可能哥哥家剛剛收完小麥,還在家裡曬麥子吧?

過幾天他們應該就會來的,再說我家離縣城也不太遠,每隔十幾分鐘就一趟公交車。

1/2
下一頁
高宏浩 • 6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13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5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8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6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5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8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10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7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